思想教育深入
师生素质提升

行走延展课堂——去徐州曲阜行走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表日期:2018-01-08

三一课堂”中我们坚持创设行走课堂,倡导教学要回归生活。这是因为我们相信只有根植于生活世界并为生活世界服务的课堂,才是具有强盛生命力的课堂;同时建构主义理论告诉我们只有当间接经验真正转化为学生的直接经验的时候,它才具有教育价值,才能成为人的发展价值。

 

由于本学期研学《史记》和《论语》,因此选择在期末的1月12日下午至15日行走“刘邦故里,项羽故都”的徐州,拜谒孔孟之乡曲阜和邹城,近百名高一学子参与,活动由我校陈霖等八位教师带队跟随。

 

徐州之行:度日如年

大容量的信息轰炸的后遗症是“度日如年”。学生有人在第二天问我:才过了一天吗?感觉已经很久,怎么好像现在回去也有点满足了呢?

 

   第一站徐州汉文化景区,学生在狮子山楚王陵里看墓葬文化。据说墓主人身高1.72米,墓室的高度让班级里高大的男孩子们有点无奈好像也有点骄傲地微微屈膝,微微低头。微笑着谈论着点滴心得,思考汉人如何“事死如生”。 学生慢慢读出点汉军事文化的味道。士兵骑马没有马鞍如何费力,为什么战斗前要把马尾扎起,排兵布阵时步兵、骑兵的优劣差异等等,许多场景一望可知。有学生对比秦兵马俑的神情高大且威武庄严,和汉代的兵马俑袖珍却神情各异;有学生对着汉画像石上刻画的各种题材若有所思;有学生发现铁蒺藜、钩镰枪、苜蓿,彼此竟然因为马而存在着微妙的联系。汉武帝的形象,好像又从被司马迁的生花妙笔下又抬起一点头来。

   午间,在戏马台的石刻、砖雕、壁画旁,大家回忆起《项羽本纪》中霸王的诸多细节,学习徐州古建筑文化的院落设计。不知几度残阳下,会否有人遥想金戈铁马,物是人非,叹美人迟暮,英雄末路。

   下午踏访徐州博物馆,观察实物。学生们探讨了兵器文化、汉玉器文化、陶俑文化等。行前就知道在规制上有金缕玉衣、银缕玉衣、铜缕玉衣之分,已有些许比较。现场近距离观察下,对其用料、制作工艺细细看来,震撼之余,又有了细腻的体察和认知。

 

儒学,从此出发

今日的行走,真的是儒学的再出发,感受到的是与阅读课堂、是与书本上所呈现的截然不同的孔子,《论语》和儒学,它们是具有生命力和鲜活色彩的,是我们能真真正正触碰的到的。

 

   昨日连夜赶到曲阜,首先迎接我们的就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的大大标语,无论是高铁的站牌、路上的广告、酒店的门口,都点缀着《论语》的名句或孔子的画像,让我们不禁感觉孔子和《论语》在这座城市的重要地位。

   今日的行程是去“三孔”行走,走出酒店就是“弘道路”,好像就预示着我们今天的行走课堂是儒学在曲阜的再出发,曲阜以这座城市所特有的魅力,向我们展现了他们所保留、所理解、所拓展的孔子和儒学。

  由于是讲解的第二天,同学们准备的文化行走内容都相对充实而丰富,将孔庙中的十三碑亭、杏坛、大成殿等都讲得充满历史和文化的魅力,也对于孔子在古代的地位、君王为什么对孔子如此推崇、孔子思想的接受和误读等问题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走到大成殿的时间也真巧,正逢上每日十一点开始的祭祀表演,同学们观看得尤为投入,在亲临观看后,大家又对《论语》中“八佾舞于庭,其可也”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孔庙究竟应该是八佾还是六佾?孔子如何看?这种是真正踏入实地,拥有实感,才会有的问题,是书本知识所无法替代的思考和刺激,我想这可能也是行走课堂想带给同学们的东西。

   下午先拜谒了孔府,是孔子后人居住的地方,因为世袭衍圣公,也被称为“衍圣公府。”孔府门口的一副对联就先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讲解的同学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从“文章通天、富贵无顶”的角度对后人如何理解孔子思想这个问题提出了自己不同的观点,让其他同学在还没有进孔府之前就带着封建君王为何封衍圣公,又是如何理解衍圣公这些问题。有着问题的观看、行走、听讲的课堂,比盲目的参观来得有意义的多。孔府的内宅和花园,无论是开门见山还是五柏抱槐都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学们在“六代含饴”前的生动讲解和表演也让大家为之一笑。

   孔家,作为一个繁衍生息到民国的世家,一定有其特别的理由,也让我们对《史记·孔子世家》有了别样的理解和体会,究竟世家的意义究竟在何处?此时此地思考的力度和行走的意义也就在其间。

   最后我们去往了孔林,是孔氏家族的陵园,巧的是车上的导游正好是孔家第七十四代孙,她的爷爷奶奶就葬在孔林之中,突然一种别样的情怀产生,孔林不再是离得我们那么遥远的一个名词了。里面的孔子、孔鲤、子贡、于氏等人物都在同学的精心准备下讲得颇有深度,对孔子的思想、孔子对学生的喜好、子贡的思想、子思的思想等问题都进行了自己的讨论和探究。

   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反而是讲解失败的孔尚任,对于《桃花扇》的不理解,对于孔尚任地位的不理解,使同学在准备文字资料时不够充分,到了实地之后更无法结合。所以,才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没有读过《桃花扇》又谈何理解,又谈何知道其对康熙、对孔尚任本人的意义呢?这也让我们真正意识到,文化行走的前提是阅读,阅读了,思考了,再去行走,才会让行走更具价值。同时,行走也是无法替代阅读的,相辅相成可能才是最好的课堂。

   经历、体验、探究、感悟,构成了我们行走课堂教学目标最为重要的行为动词。

 

亚圣和元圣:继往开来

 王守仁说:“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为知。”

   今日到邹城拜谒亚圣孟子的孟府孟庙。孟庙第二进有座歇山式斗拱承托三启门洞的高大“泰山气象门”,学生讲解时追根溯源,得知“泰山气象”取义于程子之说:“曰仲尼元气,颜子春生,孟子并秋杀尽盖亦时然而已。仲尼天地也,颜子和风庆云也,孟子泰山之气象也。”明白了“泰山气象”所呈现的孟子巍峨的大丈夫形象。

   来到孟府,行程很赶,但经过“礼门义路”,这是我第二次来邹城,再次聆听学生的讲解,我也突然明白为何邹城满城标语挂着“儒学从此再出发”。孔子奉行“不学礼,无以立”,孟子踏进“礼”这道门来学习后,自己走出了另一条“义”路,高扬大丈夫当“舍生取义”,因此说是“礼门义路”。

   由于回程已赶上春运,所以,学生分成两批搭乘高铁回沪。几位老师多番斟酌考量,增设了一个周公庙的景点行走给第二批次回沪同学。原本会因为和我班大部队错开而打算失落等车的学生,脸上有了更多释然,甚至是窃喜。周公被尊奉为“元圣”,被誉为中国历史最有智慧的人,在这里遇见了世代守庙的周公嫡传子孙,借两块石坊“经天纬地”和“制礼作乐”为我们讲解了周公的伟大功绩。庙内还残存了碑文30多座,我还带领同学从头至尾朗诵了《金人铭》,有趣有益的碑文。

   当然,山东到上海也绝非咫尺之遥,四天三晚的行程中,如何保证来回顺利和安全?显然,得有各种任务分配和紧急预案,便不再一一赘述。

 



历史资料